如坠五里雾中

绑画:阿铭先生

暂定

我爱阿雨,
这是我作为他的哥哥对他最大的爱护。

我退圈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但是我依然开心着与他一起写雷卡的日子,
时间淡了乐趣,
但却让我一直记着他。
那时,
我最大的喜爱可能就是他。
他会认真的对待我写的“坑”,
哪怕开着不填坑就寄刀片的玩笑。
而那时,
我还会笨拙的在他的文下写着不着边的评论,
背后我都会笑话自己的表达是有多么的差,
可依然在写着……

在这个二次元,
有三个人对我很重要,
我的老公,
我的闺蜜,
我的阿雨。

我不知道他受的委屈与难过,
这是我最大的失败,
我想保护他的,
可是我却在他需要的时候不见身影。

有时候承诺要显得可怕的多,
当你支付不起对方对你的信任时,
你就是恶劣的,
恶劣的挥霍着别人对你的好感却不自知。
谁说二次元必须有谎言?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
但你欠我们很多道歉。

我没有想到你是怎样的人,
但你却让别人难过你是这样的人。
在QQ空间看着你和即将被你欺骗的人说笑,
我真难过。

『雷卡』诱因

(注:隐晦的 make love)

前:忠诚血仆卡×血族亲王雷
后:脑科医生卡×咒怨恶鬼雷

————————
————————

嘴角的血液吸引着什么,

将要死亡的雷狮,

卡米尔想要他……永远

存活人世。

————

喂!听说了吗?

血族的亲王

有了一位血仆。

那曾是与王最亲的弟弟,

与王有着同样高贵的血统,

却被霸道的占为己有。

[吾为雷狮,

给予你卡米尔之名。]

————

无端引诱了王,

将自己甘愿禁锢。

[唔……呃啊!哈……]

尖利的指甲在王的后背

留下印记。

埋在卡米尔体内的……

留下无妄的种子。

————

卡米尔的血液是王的最爱,

[唯愿奉献自己的一切,]

獠牙刺破肌肤,

精准的找寻着本能。

[喜欢么?]

有谁叹息的笑了,

[我知道你喜欢。]

————

陷害之人的到来,

终结了残缺的温情。

[不!]

卡米尔跪趴在雷狮的身边,

想要用手捂住胸口,

可是属于雷狮的血液流淌,

盛开的曼珠沙华。

[求你……求你了!]

颤抖的音节唤醒了……

无端的梦魇将近。

————

是谁说着话?

[……咳……卡米尔。]

————

————

————

身体钉于棺木,

卡米尔手握羽剑,

斩下了雷狮的头颅,

鲜血浸润黑雾,

禁术已成,死亡了

不该死亡的人。

[大哥,一定要找到我啊……]

————

身体禁锢着的自由,

头颅在世间游荡,

找寻着什么?

长发飘渺,要……

缠扰着谁。

————

空洞着的右眼隐藏,

左眸的紫光一晃,窥视着

将要到来的人。

————

卡米尔的手上,

端着一个手术用的盘子,

一颗跳动的人脑

不自知的请求离开。

————

某一天,

卡米尔与不一样的雷狮

巧合的相遇了……

紫眸映衬着蓝瞳。

[你是谁?]

那一天,

星光正好。

————

————

––––––TBC––––––

『雷卡』执虐

偏执的粉丝雷×淫乱的琴师卡

(〟-_・)ン?

嗯嗷

嗯嗷

————————

被雷狮囚禁起来的那个人,

他在牢笼中哭泣,

泪水滴落进尘埃,

幻作泥土滋润了黑暗。

红围巾变得破碎,

就像断裂的银河化为无数星辰,

繁华的

尽数掩藏残缺。

一座使人无端窒息的牢笼。

〖呵……

你会爱上这个的。〗

————

雷狮并非一意孤行,

做这件事也是有着

非做不可的理由:

〖只要你,

乖乖的留在我身边。〗

————

是雷狮赋予给他一切,

包括他的生命。

〖你的身体哪怕是情感,

都只属于我。〗

————

他的美好被太多人知晓,

悠扬醉人的乐曲,

是他在演奏,

众人纷至沓来。

这却不是雷狮希望出现的,

〖你的自由应该由我来支配。〗

————

在那场盛大的宴会中,

雷狮带着请柬

将自己伪装成企业家,

伺机靠近他,

他的奏乐让雷狮有片刻的失神,

但随即,

雷狮的欺骗,

将他囚于

为他准备了很久的“家”。

〖只许喜欢,

不接受反驳。〗

————

雷狮内心激动,

就好像心脏要跳出来

捧至他的面前。

雷狮恶劣的对他笑了笑,

没有忽略他眼底的恐惧。

〖从现在起,

你是我的奴隶。〗

————

用宠溺迷惑他;

用残忍恐吓他;

用技巧讨好他;

用锁链禁锢他;

用牺牲欺骗他;

用媚药改变他……

他自愿臣服;

他自愿淫荡;

他自愿失去自我。

〖不错,

就该是如此。〗

————

雷狮的嚣张

霸道的将他改变,

使他离不开的……

欲望。

深渊的源头是……?

〖想要么?

这就给你。〗

————

————

————

————

卡米尔受万世瞩目,

他是众人的神明,

奏着乐曲好似救赎着一切,

没人知晓他的真正面目。

〖谁都可以是救赎者,

唯独不是我。〗

————

他用宠溺迷惑;

他用残忍恐吓;

他用技巧讨好;

他用锁链禁锢;

他用牺牲欺骗;

他用媚药改变……

〖我自愿臣服。〗

————

那是一场无聊至极的宴会,

成就了卡米尔与他的偶然以及

必然。

卡米尔是沉默的。

〖你是谁?!

唔!〗

————

一座迷失的古堡,

迎来肇事者,

残破的蛛网膜拜着历史的痕迹。

缠绕的

黑蔷薇疯狂的在雨水中摇曳,

似舞池中的女王

却在偷窥着卡米尔与他。

蓝与紫的交织与碰撞。

〖呜唔……哈……呃啊!〗

————

不受控制身体,

不受控制的欲。

卡米尔渴求着他。

〖命令我吧,

我亲爱的主人,

我将只在你面前绽放花蕾。〗

————

卡米尔是无尽的黑洞,

吸引着他,

〖招致祸患的,

是我也是你。〗

————

END

『雷卡』第五十二天

1627字
注:
⒈俘虏卡与上将雷
⒉战争时期微现代
⒊本虐省略号后喜
⒋原计长篇但怕坑
⒌起名废和性格崩

————
正文:

      这里空荡、虚无,若不是卡米尔有些怔愣的坐在沙发上发出细微的呼吸声,这里将一无所有。
      这里是雷狮与卡米尔的家。
      这里是雷狮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换来的、为了卡米尔而得到的……家。
      有谁能明白,对于卡米尔来说,家是多么让人奢求的字眼,尤其是对一个战败国家的俘虏来说,可是一切都被打破了,就像一面被打碎的镜子,没打碎前的镜面把美好的虚幻复制,碎裂后的结局,只剩下一块快倒映自己惨损的碎片。
      “呵……”一个残破的音颤颤巍巍的从卡米尔的喉咙艰难的挤出,好像多发出一个音节都是一种罪恶。卡米尔突然浑身颤抖。
      「我后悔了……」虚空中重复着雷狮对卡米尔说的话“卡米尔,我爱你。”
      “我……”艰难的吐露,“我……我也爱你。”该听到这句话的人若是听到这句回答,该会有多么的欣喜若狂,可是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
       五天前,卡米尔接到了一通电话,同时传来了卡米尔最不想听到的噩耗。
      打电话的是军方的人,“打扰了,虽然很抱歉卡米尔先生,但我军不得不告诉你这个事实,雷狮上校已经失联一个月,不能排除他已经……”
      “咣当!”电话从卡米尔的手中滑落,掉在地面发出刺耳声响,卡米尔毫无知觉的楞在原地“怎……怎么可能!”卡米尔呢喃着,地上的电话细微的声音“……请节哀。”
      「怎么可能呢?」这五个字瞬间侵入卡米尔的脑海,他无法相信「死亡?」卡米尔眼前有些发晕,跌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他那么狡猾,嘴边永远带着那一丝坏笑,身上的军装永远是那么不修边幅」卡米尔想着,就像雷狮站在他身前。
     「不就是他的狡猾残忍攻破了自己的国家,不就是他的霸道嚣张带走了身为俘虏的我?怎么可能呢?他那么恶劣……怎么会……死亡?」这不是适合他的两个字。卡米尔不愿相信,也不想相信,可是自从雷狮出任务离开这么多天过去了……容不得他不信!
————
      就在四十八天前,雷狮严肃的站在无视他的卡米尔面前,伸手掐住卡米尔的下巴让他被迫抬起头,卡米尔看着雷狮有些愤怒又有些别的情绪的双眼。在那双紫眸中,卡米尔看到了狼狈的自己。
      “卡米尔,你就如此恨我?”雷狮的脸色闪过一丝受伤,但没有被失神的卡米尔发觉。
      卡米尔在两天前,将雷狮的情报透露给了与雷狮敌对的将军。
      卡米尔不语。
      “那么如你所愿。”雷狮松开了卡米尔。雷狮看了看这个他为卡米尔准备的家,为了能将卡米尔的俘虏身份抹去,他被政府束缚只能留在军队。只要能让卡米尔感到自在一些的事情,他都做了……不惜一切代价。
      “上将,您该走了。”跟在雷狮身后的副将帕洛斯出声提醒。
      雷狮毫不犹豫的离开。
      雷狮所要加入的战役,那将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恶战。
————
      在这过于难熬的五天里,卡米尔每天都会维持这个动作很久,就像那天一样。面前的电视无声的放着不知名的剧目,可惜卡米尔的眼神没有聚焦在任何地方……
      一如五十二天前,卡米尔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那时雷狮出任务刚回来。
————
      五十二天前,雷狮出任务受伤回来,但他没有告诉卡米尔,因为就算卡米尔知晓也只是徒增嘲讽。
      雷狮有些自嘲「到底看上这个人哪一点呢?拥有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却唯独对甜食没有抵抗力,吃蛋糕时就像一个小仓鼠一般可爱?」“也许吧……”雷狮打开房门,正看见卡米尔坐在沙发上看着无声放着的电视发呆。雷狮心里有些好笑,突然想把自己的内心告诉卡米尔。
      于是本就随心所欲的雷狮自然也是言行一致,“卡米尔,我爱你。”卡米尔没有抬头,所以也没有看到向自己走近的雷狮脸上浮现温柔的神色。
      卡米尔一愣,随即惊慌的站起来,趁着雷狮不注意,甩手扇了雷狮一巴掌。“你可真恶心!竟然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从不对卡米尔设防的雷狮自然没有躲过卡米尔的一巴掌,在听到卡米尔的回答时脸色一黑。
      雷狮拽过卡米尔的手腕将他推到沙发,分开卡米尔的双腿压过去。
      卡米尔惊慌,想要和拢双腿却被雷狮的右腿卡住。“你知道那些官员是如何玩弄俘虏的吗。”雷狮阴沉着脸,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没等卡米尔反应,雷狮吻住卡米尔的唇,肆意的在口腔里掠夺着。卡米尔的身体软了下去。
       这个漫长的亲吻完毕,卡米尔被放开。“你去死!”卡米尔恶狠狠的喊,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情绪外露。
      雷狮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什么也没说便起身离开。卡米尔的衣着凌乱,腰际被掐的青紫。
————
      卡米尔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向厨房走去「要按时吃饭,不能让他担心」。打开的冰箱里,只剩下两罐雷狮爱喝的啤酒,卡米尔思考了一下,拿出啤酒往回走,四十八天前雷狮离开时,冰箱里还有满满的甜食以及耐饿的食物。自从雷狮离开,卡米尔便很少离开沙发,晚上睡觉时也卷缩在沙发上。
      卡米尔不是不爱雷狮。
      可是雷狮再也没有回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米尔将啤酒打开,盲目的给自己灌了两大口,对啤酒的不适应让他险些呛到。卡米尔的酒量不是很好,所以很快就醉了。
      有谁叹息的将卡米尔抱回卧室。

END

乱七八糟028

    致敬:我的小伙伴们,感谢你们的不离不弃。

————

坑……太多,我是个不负责任的。

————

TBC:
  01)《『凹凸世界』七重汶渊》
更新:03
  02)《草不知名随意生(系列)》
更新:14
  03)《『凹凸世界』智能守则》
更新:08
  04)《动漫出×看×》
更新:02
  05)《『雷卡暗恋向』前奏》
更新:07
  06)《『雷卡』缠扰》
更新:02
  07)《花如解语迎人笑》
更新:05
  08)《『凹凸世界』美食泡白水》
更新:06
  09)《吟唱》
更新:02
  10)《『雷瑞』剧本》
更新:01
  11)《『雷卡』暂妖》
更新:03
  12)《o(╯□╰)o习以为常》
更新:05
  13)《元力技能的归属权》
更新:01
  14)《你与他》
更新:01

————

END:
  01)《囚徒『卡雷』》
(上、下篇)
  02)《塞壬『雷卡』》
(上、中、下篇)
  03)《惑猎『雷卡』》
(上、下篇)
  04)《混沌『雷卡』》
(上、下篇,重复)
  05)《七天『雷卡』》
  06)《忘记『雷卡』》
  07)《惩罚『黑金瑞』》
  08)《四个人『雷卡』》
  09)《谁是叛徒『雷卡』》
  10)《卡米尔的无奈》
  11)《论雷瑞为什么在一起》
  12)《许诺于围城与海的失约『雷卡』》
(雷卡深夜极限60分活动第34期)

————

也许还有落下的呃……

『雷卡』动漫出19看18\ ̄  ̄)σ

在这场戏剧里,
我体会不了,
我自己这角色的意义,
我为何存在,
为何如此身不言忠。
明明你已经受伤,
可为何有什么东西,
不让我出现?
我的大哥,
或是名叫雷狮的海盗,
请你告诉我吧,
告诉我,
我存在的意义。

在这场戏剧里,
我也不能了解,
你的意义。
你为何存在?
为何在我受伤之际,
没能及时出现?
你在担心这个吗?
担心我的伤势?
别忘了,
我可是宇宙第一的雷狮。
但,
那都是无关紧要的,
你只要知道,
你是我的弟弟,
是只属于我的卡米尔。
其他的,
不需要清楚,
也不必知晓过多。

————
五里雾:没看到19集,不过看别人说,大致卡米尔不在的时候,雷狮受伤?

14草不知名随意生『雷卡』

关于雷卡,占Tag致歉

如果对雷狮求而不得,
就会有黑卡的存在了。
然后呢?
这是不可能存在的。
因为雷卡,
注定在一起,
哪怕过程曲折,
最后,
他们也会在一起。
一个霸道嚣张狡猾残忍;
一个沉默寡言忠心耿耿,
这其中的性格,
也是很互补了不是吗?
虽然说,
结局也就是,
作者把故事停留在什么位置上。
而我愿意,
让他们的结局是喜剧。

『雷卡』缠扰02

『雷卡』缠扰(饿忆篇)

第二章:镜中鬼(1191字)

⒈现代玄幻pa(也许有点悬疑风)
⒉人物ooc(可能有旧设性格)
⒊年龄操作:雷狮:未知;卡米尔:18岁
⒋副cp:佩帕(若无意外的话)

      卡米尔浑浑噩噩地走进卫生间,站在洗漱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头顶有两根呆毛与凌乱的发成正比,眼底留有浓重的黑眼圈,以及脸色苍白的极为不自然……自己身体透露出的这一切,让卡米尔诡异的笑出了声。
      按着一般的情况来说,梦境本身并无大碍,与通常的噩梦相比,这场梦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重点却在于,在梦里:看到那个能化作蝙蝠的黑衣人时自己内心的悸动,以及身体因跑步而产生的酸痛感。梦境本身是不该存在任何除视觉以外的感官感受,就像是在玩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你只有双眼可以记录、观察。
      不过……梦醒后身体所产生的极大的不适感……“很奇特的痛法呢。”卡米尔低声说。
      卡米尔艰难的打开面前的水龙头“哗啦……”水流倾泻而出,卡米尔一只手抵着台子,另一只手潜意识的将手指伸进嘴里,用牙齿研磨。他低头沉思,忘了什么。
      “嗞嚓!”奇怪的声音从卡米尔身前掠过,发出黑紫的微弱光芒。卡米尔猛然抬头,却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身后有一个东西,就像被送进断头台的人,他的头颅被挂在城门一般。卡米尔迅速回头,什么也没有发现。只好疑惑的转回身,“嗞嚓!”从镜中,那颗人头正在他自己的身前,骤而又化作烟雾消散。
      卡米尔被那个回头杀惊吓到而向后退了几步,后背抵在墙上。
      “……时间太短了”卡米尔皱眉,只能看出是一个男人的头,以及……那只左眼,紫色的、如宝石般却异常空洞的眼瞳。卡米尔被那只眼吸引去了大片的目光,却没能把那颗头与昨晚的梦联系在一起。“可惜没能看清楚。”对于无法用科学的手段解释的东西,总能引起卡米尔的格外关注。
       卡米尔离开别墅,驱车行驶在道路上。他并没有看到,客厅里的蛋糕,没有熄到头的蜡烛,以及蛋糕早就被吃了一口。
      卡米尔原计划便是出门回省城,因为明天他得去凯因斯学院做大型公开课。每周只去一次,算是学院给卡米尔的特权。他看完今晚要住的宾馆后,打算去那家新开的糕点店吃甜食,貌似叫神谕甜品屋?
      走在街上,繁华而嘈杂的街面依然让卡米尔讨厌。不过说起来……“佩利,每次都能偶遇你可别告诉我是偶然。”卡米尔看到狂奔过来的佩利很是无语。
      “呃,当然是……偶然啦!”佩利刹住车在卡米尔面前站定,面对卡米尔探究的目光,帕洛斯局促得挠了挠头,只好把指示者供出来,“帕帕允许我来的……呃,他说新开了一家甜品店,你肯定会来。”
        卡米尔双手抱于胸,“帕洛斯就忍心让你这个没脑子的靠近我?可别没了全尸。”卡米尔恐吓他,遗憾的是,对于佩利,这种话他压根听不懂,也就没什么大用了。
     “没事哇!”佩利用手钩住卡米尔的脖子,“我皮厚。况且,你也只是会让人很倒霉而已,又不会让人去死。”
      卡米尔一脸嫌弃的打开佩利放在他肩上的手,“为了蹭饭你可真是不怕死。”卡米尔向前走了两步,“帕洛斯教你这么说的吧。”佩利惊讶,“呃?被发现了啊……”
      “算了,跟我去吃甜食。”卡米尔头也不回的走了。
      佩利楞在原地。
      “想什么呢?还不快跟上。”卡米尔见佩利没有动,就知道他那个没脑子的一定没听懂他的弦外音,只好又补充一句,“一会有肉让你吃。”
     佩利听了,兴奋的追上走的很慢的卡米尔,“太好啦!那咱们快点!快点快点啊!”佩利听到有肉吃,明显有些着急了。
       卡米尔不再是平常那种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弯了下嘴角,心想“也算谢谢你们的存在。”
      帕洛斯和佩利,算是少数在知道卡米尔奇怪属性以后,还敢靠近他的人。
————
另一边的帕洛斯“佩利……应该已经得到卡米尔的部分信任了吧,看来可以开始了。”

————————

五里雾:哎,都不敢看跟我要写的文题材类似的文或是其他,怕自己的思路被带跑啾。主线就是雷卡,可能比较慢热。现实中这都过去好几天了,结果在文里才第二天……自我检讨。希望大家喜欢,尽量不坑。上一章走链接。

『雷卡』缠扰01

『雷卡』缠扰(饿忆篇)

第一章:他是谁(1269字)

⒈现代玄幻(有点悬疑风)
⒉人物ooc(可能有旧设性格)
⒊年龄操作:雷狮:未知;卡米尔:18岁
⒋副cp:佩帕(若无意外的话)

    卡米尔是个孤儿。从小到大,卡米尔都是孤单一人。很奇怪,想要跟他亲近的人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发生灾祸,也因此很少有人愿意靠近他。
      因为自身的聪慧,卡米尔在十六岁便获得了物理学的博士后学位,成为著名大学凯因斯学院的名誉教授。十八岁生日的前一个月,卡米尔发明了可调控的引力培训装置,作用于宇航员的栽培方面,故卡米尔获得此项发明的专利以及一大笔奖金。
      得到奖金后,卡米尔便迅速搬离了租房,在郊区买下了一所小别墅。
      有什么在吸引着他,让卡米尔做出这种决定。
       郊区,本就人迹罕至,只有时不时的车辆驶过这里,然而他们的目的地却不在此处。
      接近傍晚,太阳早已羞涩的躲藏起来,星星点点。那栋别墅孤零零的坐落于空旷处,四周排列一圈整齐的树木,因着秋天的即将到来,已有少许落叶化作别墅的养料。别墅华丽的像深山里的神秘古堡,陷入阴森凄冷的氛围中,充满了诡异感。
      别墅里,只有客厅向外散发出幽冷的好似随时消散的灯光。
      卡米尔的十八岁生日,依然是自己一个人。他盘腿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茶几上的蛋糕发呆。
      巨大华美的蛋糕上,有卡米尔自己要求甜品店糕点师加上的“祝自己生日快乐”的字样以及那头小狮子,他有些失神的眼睛里映不出蛋糕的影子。
      卡米尔觉的自己不该是这么孤独的,他应该是有人陪伴的,刚如此想着,却随即摇了摇头,“异想天开什么呢”他叹了一口气,在蛋糕上摆好蜡烛,点开打火机。
      不知为何原因,打火机的火花泛出悠悠的紫光,但卡米尔像什么也没有察觉似的点燃了蜡烛,心里许着那个从有记忆开始他便一直许的愿望“希望有人陪伴。”不管是什么,哪怕妖魔鬼怪也好,我只要陪伴我的那个人。
      卡米尔并没有吹蜡烛,这是他的习惯。每次的生日蛋糕,卡米尔都选择让蜡烛自己熄灭,他不敢自己去吹灭,他怕无法实现愿望。
      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响着,告诉着卡米尔时间已经很晚。
     卡米尔挠了挠头,跳下沙发,脚拖拉着拖鞋向卧室踱去。他躺在床上,把自己缩成一团,像个虾米一般,好像只要这样做了,就不会感觉到内心的空旷。这栋别墅面积很大,却填补不了卡米尔的孤寂。
      此时的客厅,没有人会发觉到,蜡烛自动熄灭。一阵风,从客厅吹向卧室。
      有一双眼睛,专注的看着卡米尔。
      窗外,月与星察觉出什么而躲进乌云,打了几个闷声雷,今夜,注定无雨。
————
       一处空旷的荒野里,地面没有一丝野草,独留凄凉的风飒飒做响。在不远处,有一个全身黑衣的人背对着卡米尔站着,黑色头巾就像丝带一般随着风舞动。
      卡米尔的心脏突然疼的厉害,好似随时就要跳出来,去到那个人的身边。卡米尔用力捂住胸口,双腿无意识的向前。
     先是踉跄的踱步,然后是快走,然后是奔跑……卡米尔跑了许久,久到双腿酸疼、手臂麻木,可是与那个人的距离没有丝毫变化,卡米尔有些慌了,他感觉那个人很重要。
      可能是卡米尔心急如焚的心情引发了什么,使得卡米尔终于开始离那个人越来越近,那个人也似发觉了什么一般,欲转过头来,在这个档口,卡米尔伸出手即将碰到那个人。
      “嘭!”那个人瞬间消散成无数蝙蝠,盘旋着、纠缠着向卡米尔的身后袭来。有一双手从背后抱住卡米尔。
————
      卡米尔猛然惊醒,从床上坐起来。
      “哈……呃哈……”卡米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似随时就要窒息,他紧紧的抓住床单,手背、脖颈……甚至于全身,都不自然的青筋崩起,血管青紫的依稀可见。卡米尔就这样的动作维持了许久。
     窗外两只鸟叽叽喳喳,不清楚窗内发生了什么。卡米尔慢慢缓了过来,他低下头,用手捂住了头。嘴不自然的张开又合上,要说着什么。
      “他……是谁?”颤抖的从喉咙钻出支离破碎的声音,有什么一点点浸湿了卡米尔身前的床单。

    注:
    五里雾:卡米尔的生日9月5日即将立秋,也算是夏季的尾巴,所以对文章做了一些改动。也懒得再去计数了,以后均为第一次发文时的字数。

『雷卡』o(╯□╰)o习以为常05

      卡米尔从学校回来,到雷狮面前站定,“大哥,我有事要说。”
      雷狮正在忙工作,头也不抬的回答“什么事?大哥听着呢。”
      卡米尔对于雷狮不看着他感到不满,于是左手压在办公桌上,右手趁雷狮不注意,拉过雷狮的领带让他的脸靠近自己。
      雷狮有些惊愕,但还是理智的等卡米尔说话。
      卡米尔酝酿了一下,“大哥,我爱你”说完卡米尔迅速松开雷狮,窜到雷狮两米远的地方,强装镇定的站的笔直,但微微颤抖的右手以及有些发红的耳朵暴露了他“这是语文老师留的作业让我们跟家长说我爱你以表感谢大哥你不要想多我只是觉得大哥应该算是我的家长吧毕竟家里没别人大哥你千万别想多”卡米尔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可惜忘了断句,卡米尔向门外窜去。
      雷狮不容卡米尔逃离,一把走近将卡米尔锢在胸前,低头对卡米尔说“也许应该感谢你的老师?大哥也是。”